山西大同灵丘县红石塄乡上车河村
本站网址:
610112.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人文地理

鸟中君子黑鹳

发布时间:2014-05-13 19:16:14     阅读:1568 举报
 性情好洁恋清波 美姿似鹤翔蓝天 
  ――鸟中君子黑鹳


      黑鹳,大型涉禽。鹳形目,鹳科,鹳属。别名,乌鹳、老鹳、锅鹳、黑巨鸡。灵丘人因其通体除肚皮为白色外,其余全为黑色,看去就如本地一种装油的黑罐,则把它称为老油罐。陆玑在他的《诗疏》里称黑鹳为皂君、负釜、黑尻。黑鹳为何称之为“鹳”,明代大医药学家李时珍曾解释说:“鹳字,篆文象形。其背、尾色黑,故陆玑《诗疏》有皂君诗名。梁代陶弘景云:鹳有两种,似鹄而巢树者为白鹳,黑色曲颈者为乌鹳”。灵丘黑鹳乃黑色曲颈者是也。
      黑鹳这种国宝级珍禽目前在国内已经甚为罕见,在世界上数量也已经不多。就全球范围来看,调查清楚的黑鹳大体只有2000个左右。黑鹳是列入国际濒危物种保护公约红皮书中的保护鸟类之一,在我国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黑鹳是灵丘黑鹳自然保护区首位重要保护对象,因此,自然地它是我们考察的重点对象。我们几乎是哪里有黑鹳的踪迹就赶赴到那里,从黑鹳的巢穴(包括弃巢)到黑鹳常取食的河湾,几乎没有我们去过的地方。我们到过许多村子,采访过好多村民,观察过黑鹳卧蛋、看护皱鹳的情形,也观察过黑鹳取食、翱翔的美姿。每当见到黑鹳的身影,我们就异常激动,心在胸膛里嗵嗵直跳,但我们知道黑鹳是极其机警的鸟儿,为了近距离观察它,为了更常时间地观察它,每一次我们都抑制着激动的心情,抑制着嗵嗵的心跳,不让脚步弄出响声,小心地接近它们,把摄像机、照相机的镜头对准它们。当完成了这次考察之旅,我们发现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黑鹳了。那种爱不是一种一般性的喜爱,而是一种凝结在类似于父亲对儿子负有保护责任的情感之中的爱。出于这样一种爱,我们希望每一个人都像我们一样爱护它们,特别希望灵丘人、灵丘大南人更要爱护他们。

      一、鸟中君子
      鸟中君子 

      一提起黑鹳,灵丘人对它的喜爱就溢于言表,称它为“鸟中君子”。在灵丘县,黑鹳曾经是非常普通的鸟儿,人们至今仍能听到常挂在灵丘人嘴边的关于黑鹳的一些俚语化了的俗语。如“老油罐配家雀――大的大,小的小。” 家雀即麻雀,灵丘人对麻雀的俗称。这句颇似歇后语句子的字面意思是说老油罐和麻雀婚配,大小不相称。喻意是借假设老油罐和麻雀婚配这种荒唐事儿来比喻巨大的反差,不谐调,不和谐等。又如,“老油罐打前戗――用嘴支登。”这句俗语应该是灵丘的老百姓经过对黑鹳奔跑动作常期观察有感而发。黑鹳由于体大而重,支撑身体的双腿又细而长,奔跑起来常常失去平衡,身子不由地向前倾去,黑鹳为了防止一头栽倒,就把长长的嘴伸出,拐杖样把身体支撑起来。“打前戗”,灵丘俗语,即把向前倾倒的物体用柱子支起来,使其不至于跌倒。“支登”,灵丘土话,即支架起来的意思。“老油罐打前戗――用嘴支登。”这句话的喻意是借黑鹳奔跑时为了保持平衡用嘴支撑身体的现象,来讽刺一些不实干的人不是脚踏实地做事,而是用嘴来应付的行为。今天,我们透过这两句关于黑鹳的俚语,至少可获得两个信息:一是黑鹳在灵丘县曾经很普遍,普遍的就象麻雀一样;二是灵丘人曾经对每天生活在他们身边的黑鹳观察的很仔细,对和他们共一片天下、共一个家乡的黑鹳了解得极为透彻。

      灵丘人称黑鹳是鸟中君子,并非虚言。二十多年前,我在灵丘南山工作时,第一次见到黑鹳就被它那君子般的身姿震惊了。那是三楼乡的一处绝壁,那绝壁陡峭险峻,鬼斧神工风格,一柄钢剑似地直刺苍天。半壁处,横突一块危石,那黑鹳就直立于危石之上。我找一个好的角度,仰首观之。但见半空中危石摇摇欲坠,不禁头皮发麻。而黑鹳却直立其上如平台。初觉如一尊勇士雕像,昂首挺立,刚正不阿,甚是威武。次觉像一位哲学大师,凝视着遥远的某处,思索着某道哲学命题。又觉更似一位君子,完全是一位志存高远,不屑与足下俗物为伍的样子。黑鹳确实常在悬崖峭壁的危石上独立,相信每一个人看到黑鹳直立于危石之上的情形时,都会有这种感觉,不敢拿黑鹳当俗物。其实这是站在老远的地方粗略地看黑鹳,若是有幸在近处细细地看,你则会看到黑鹳许多独特的地方。黑鹳那上体油光发亮的漆黑的羽毛,看去就如侠客佐罗身上的风衣,那在阳光照射下而闪现的紫绿色闪光更增添了黑鹳的侠客风度。而下体那纯白色的羽毛,则好像侠客穿的白色衬衫。朱红而直立的长腿,长长的伸直的脖颈,拳头样高昂的脑袋,粗健而侧扁的长嘴,让人想到侠客临敌亮剑的雄姿。这时,你深深地被震撼了。而在此之前,你决不会想到自己会被一种鸟儿震撼。

      然而,还有更让你震撼的呢,那就是黑鹳在高空中翱翔。在那碧蓝的朗朗明空,黑鹳飞行时,头颈前伸,双腿后掠,飞姿似鹤。但比鹤类更为优秀的是黑鹳可在空中长时间地翱翔,在上升气流地带尤为如此,甚至可以双翅平展不动,像鹰雕类那样,逐步升入高空,这种飞行技巧为鹤类远所不能及。在长距离飞
      迁时,也无须同鹤类、雁鸭、天鹅等大中型鸟类那样,在飞行时排成一定的队形,以便借助同伴冲开的气流来减低飞行时的能量消耗。每当看到黑鹳在空中飞翔时的情形,我们就激动地掏出摄像机用镜头对准黑鹳的身影。有一次我们在空中见到四只翱翔的黑鹳,入镜的三只,事后乐得我们小孩儿似的,逢人便讲。
      黑鹳具有君子样的外形,更有君子样的品行。黑鹳好洁,此性主要表现在它们的食性之中。黑鹳只食清澈见底的浅流中的小鱼、小虾、青蛙、蝌蚪,以及青草的白嫩牙儿,对肮脏之物,宁死也不问津。如果你看到有黑鹳在河边,那一定是黑鹳在取食了。你悄悄地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你会在一派河水的清波丽色中,看到黑鹳雅步其间,但见它们形如仙鹤,通体油黑色,细细的长腿立于清波之中,有河水不染其身之妙。长长的脖子,昂扬着小巧的头,嘴长近尺,不时曲项伸入清波中,夹出小鱼、小虾、青草的白嫩牙儿。那姿势,犹如巧媳妇伸着曲臂用筷子夹碟里的菜,那个犹雅、那个高洁,令人赞叹。
黑鹳的好洁还表面在对清新空气和晴空的喜好上。被那些工业废气迷朦了的难见一片蓝天的地方,绝难看到黑鹳的身影。黑鹳喜欢在早上和接近黄昏的时候出现在天空和河边,雨后天晴也是它们喜好出巢的时候。因为那时候的空气是最好的,最为清爽和最为柔和的。在灵丘县,汽车司机和住在黑鹳常取食或筑巢的地方的人们,在这个时候见到黑鹳的机会最多。他们会讲给你许多目睹黑鹳的故事的,那故事许多都是你闻所未闻的,让你产生也要亲眼目睹一下黑鹳的愿望。黑鹳是模范情侣,模范夫妇,模范丈夫,模范妻子,模范父母,模范儿女。一生拥有这么多模范,其品行之高,令人惊叹,令人佩服,令人肃然起敬。

      嗷嗷待哺
      年轻的黑鹳一旦结成夫妻,就如同心协力构筑它们的爱巢。它们往往选择深山幽谷的悬崖峭壁上的石沿或浅洞处营巢。人们一般把喜鹊视为鸟界起房盖屋的能工巧匠,其实真正的能工巧匠当属黑鹳。或者说,起房盖屋的能工巧匠是喜鹊,而建筑高楼大厦的能工巧匠当属黑鹳。凡是见过黑鹳营造在悬崖峭壁上的巢穴的人,都会惊叹黑鹳选择巢址的智慧。黑鹳的巢穴多数选择在避风向阳的地方,且巢穴上面多有突出的大石为其遮风避雨。更为令人感叹的是黑鹳巢穴所在的绝壁往往十分险峻,真可谓鬼斧神工一般。无论是人,还是凶猛的野兽,不管是从下面还是从上面,不管是从左面还是从右面,都难到达它们的巢穴。黑鹳的巢穴多数选用指头粗的乔、灌木树枝搭建主体,中上层则以细长、分量较轻的小灌枝或者小树枝构筑,直径一般1-2米,高80厘米左右,巢内铺垫有大量的干燥苔藓和细软的草根。由于巢空构筑的坚固舒适,可以连年居住。黑鹳夫妇构筑了这样爱巢之后,接下就可以考虑让它们美丽的爱情开花结果了。
      常年在花塔村西那道白草沟大峡谷放羊的羊倌韩受莲,曾告诉我们,他在沟谷及沟谷的山坡上放羊,常常看到黑鹳在高蓝的天空上盘旋、嬉戏。起先他以为那不过是黑鹳之间很普通的嬉戏行为,后来就渐渐地看出了一些门道来。他发现高空那盘旋、嬉戏的黑鹳原来是一对情侣,它们紧紧相随,时不时地用长喙上下叩击,相互亲吻,用垂颈、点头或频频鸣叫(黑鹳不会发出叫声,但能用上下嘴吧快速叩击发出“嗒嗒嗒”的响声)的方式表达它们相互之间的爱慕之情和伴侣情缘。看到高空那对黑鹳情侣的亲密行为,真是令人羡慕。黑鹳情侣间的亲密行为一般出现在每年的二月份,到了三月,黑鹳的爱情结了甜蜜之果,多情而美丽的雌鹳在它们共同修筑的爱巢中生下了数枚(一般2-4枚)漂亮乳白的卵蛋,椭圆形,就跟天鹅的一般。这时候,黑鹳便开始孵化它们的卵蛋了。初始,先由雌鹳卧蛋,雄鹳负责外出觅食,为雌鹳运送食物。雌鹳显然是一位痴情的母亲,卧的十分投入,它面朝外,鲜红的嘴和黑色的羽毛在阳光的照射下,变幻出紫绿色的光泽。平时,黑鹳十分的机敏,一听到异音就高飞而去。而正在卧蛋的黑鹳,却表现的十分胆大,任凭人高声大喊,甚至扔石块也不肯离去,完全是一副置生死于度外的样子。在这段时间内,雄鹳表现的最为男子汉,其责任心之强,令人敬佩。它除出外觅食外,大部分时间守护在黑鹳的身边。到了卧蛋中期,雄鹳和雌鹳开始轮换着卧蛋。雌鹳获得了外出活动和觅食的机会。就这样,经过黑鹳夫妇齐心协力,大约到了35天左右,黑鹳的宝宝,小鹳出壳,这为黑鹳夫妇增添了无比的快乐。

      灵丘黑鹳一般是在四月份中旬开始出壳的。灵丘有句俗话,叫做“三月的毛巢四月的蛋,五月的小鸟儿乱格蹿”。这句话说的是其他的鸟儿,你千万别往黑鹳的头上乱套。上面所说的四月指的是公历,俗话说的四月指的是农历。就是说,小黑鹳要比别的鸟儿早一个月出世。当黑鹳的爸爸妈妈在为刚出世的小宝宝忙着出外觅食时,灵丘其他的鸟儿才开始卧蛋呢。小黑鹳是按照母亲产卵顺序依次出壳的,全身毛茸茸的胎毛纯白色,嘴乳黄色,看去就如一团纯白的棉絮,十分可爱。小鹳出生后的第二天开始进食,第一次进食时,小鹳张开嘴巴,它们的父母把从外面衍来新鲜的小鱼,嘴对嘴吐入小鹳的口中。到了三、四天后,育子有方的黑鹳不再嘴对嘴地喂它们的孩子,而是将食物吐在巢中,让小鹳自己吞食食物,以此培养小鹳的独立生活能力。刚出壳的小鹳几天内身体很弱,细细的长腿尚软,站立行走不便,仅能在巢中爬动,此时,它们的父母轮替着守护小鹳,轮替着外出觅食。守护小鹳的雌鹳或雄鹳,一动不动地卧在一边,当看到小鹳快要活动出巢穴边缘时,便用长长的筷子样的长嘴,将小鹳往巢里拨回去,为的是不让小鹳从巢里掉出去。可怜天下父母心,黑鹳对于小鹳尽的那份慈爱之心,比起我们人类来,毫不逊色!
      黑鹳出壳15天后,白色羽毛开始逐渐退化,长出灰黑色的羽毛,此时的小鹳,动人地变成了黑、灰、白三色,只有头顶还是纯白色。20天后,深谙育子之道的黑鹳,不再经常守在小鹳身边,只守候在巢空的附近活动。约到了50天左右,小黑身上的白色的绒毛全部退尽,上体全黑色,下体则纯白色,看上去已经很像他们的爸爸妈妈了。小鹳出壳60――70天,它们的爸爸妈妈开始让它们离巢试飞。在爸爸妈妈的带领下,它们在山崖边练习跨越山谷的飞行,风来了,雨来了,马上回巢躲避。小鹳渐渐长大,但它们不急于离开父母,父母养育它们的辛劳给它们离下了深刻的印象,它们要报答过父母的养育之思才肯离去。它们用刚刚从父母那里学来的捕食本领,象父母那样,立于粼粼清波之中,衍起小鱼、小虾、青蛙等美食,来反哺父母。父母渐渐地把它们带到更大范围的地方飞行觅食,在随后的日子里,它们慢慢地离开父母,寻找配偶,开拓新的生活去了。
      和人类一样,黑鹳的一生,也要由人子到人父变换许多角色,在角色的变换过程中,黑鹳做得是那样成功,做人子时,是那样的听话,长大后,又是那么地富有孝心。做恋人、夫妇时,是那么恩爱,做父母时,是那么尽责。在考察黑鹳习性的日子里,我们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黑鹳把它们的人际关系做得那么君子。除了贪婪的人外,你几乎找不到黑鹳的天敌。在灵丘,没有一种鸟与黑鹳为敌,也没有一种野兽与黑鹳为敌。黑鹳成天一心一意地过着它们的日子,也不去侵害任何一种鸟,任何一种兽,对于人类也是秋毫无犯。此种品行,也是灵丘老乡称它们为鸟中君子的原因之一。


网友评论: